成,我能做的,只有这些

  而就在这个炎热的夏天,让我经历了伤痛的一百天。

  

  来往于生命里的人,会有很多。

  

  半年前,母亲就被诊断出了癌症,只是她没有告诉任何人,仍和平常一样乐呵呵地忙到闭上眼睛。

  

  如果可以,我还愿意是那个懵懂的少年,在教室最后一排靠门的位置上昏昏沉沉的睡着,我愿意这一切都是一个冗长的梦,我愿意身边还是那一群不能不见的骚年,我愿意看他们开心的笑脸,更愿意看他们不开心的笑脸,我愿意老师那犀利的目光还能穿透那些人落到我身上,我愿意在慵懒的课间上和你们玩着恶俗的游戏,我愿意和你们说着污言秽语,我愿意在冬日的教室里和你们抢那个能晒最长时间太阳的窗口,我愿意和你们抢那个最不容易被老师发现自己小动作的座位,我愿意死皮赖脸的求一个人给我们带回一大包的早餐,我愿意在操场上留下自己疲惫的汗水,我愿意在老师们的威严下绷紧自己的神经,我愿意在老师一个转身之际从后门溜出,我还愿意是老师眼中的问题少年,我还愿意再回到那间不大却足以容纳七十二份热情的教室,我愿意和你们分享我的,你的,你们的所有喜怒哀乐,我愿意踏着铃声进教室,我愿意一群人一起去高峰期拥挤的厕所,我愿意几个人吃一包豫竹,我愿意看你们恶作剧之后调皮的笑脸,我愿意有几个能交心的朋友,我愿意是你们能交心的朋友,我愿意在语文课上一起起哄让老师给咱放个电影,我愿意在数学课上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我愿意在英语课上睡个天昏地暗,我愿意在政治课上聆听老师吸引人的讲解,我愿意在历史课上绷紧自己的神经偶尔开个小差,我愿意在地理课上期待着看老师用鼠标旋转整个地球,我愿意面对在我读完检讨后疯子一样鼓掌喊好的你们和老师那尴尬的眼神,我愿意在二楼楼梯口的那间教室看着这一切重新来过,我愿意再回去,回去那个让人怀念的地方,愿意再有那么一群人陪着我再疯下去。

  

  成,我能做的,只有这些。

  

  

  当冷风撕扯着叶片,当流水隐去凋零的花瓣,才发现岁月如此的无情,而我们渺小到不堪一击。

  

  剥花生壳、剪香菇根、翻晒粮食、照看孩子、澳门银河百家楽侍弄菜园父亲把我家的菜地侍弄得郁郁葱葱,四季蔬菜长得鲜嫩肥实,引得四邻羡慕无比。

  

  而后,在微笑轻语间,互道一声好巧,近来好吗?

  

  感受到自由自在的力度。

  

  心灵感悟:在不该放弃的时候放弃会后悔,在该放弃的时候不放弃也会后悔。

  

  可是他却不再让你传歌给他了。

  

  其实我五官端正,只不过书读得太多,小学二年级开始戴眼镜。

  

  并没有什么不同,结果反正都是这样,是好是坏都不重要。

  

  说完这句话,他准备走向开来的公交车。

  

  在社会中生存的最优法则是什么?

  

  渐渐地,学会了挣钱,学会了自力更生。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in99.com/yinheyulewangzhidaohang/35.html